受陰滋病困擾的人多數有難以擺脫的心理陰影。圖為一名戒毒者參加宣傳世界艾滋病日舉辦的音樂會時手持玫瑰。新華社 發
   深圳晚報記者 陳章琦
   2007年左右,陰性艾滋病(簡稱“陰滋病”)開始進入公眾視野,不少專家否認其與艾滋病有關,稱它多源於心理因素,可以用於佐證的是,目前的檢測技術未能檢測它究竟源於何種病毒,連最接近的HIV病毒都呈陰性。於是,當陰滋病成為精神病的另一代名詞。但病患們開始反感這一說法,他們更相信,這是一種不明傳染病。
   艾滋病恐懼症、“類艾滋病”、陰滋病,到2型艾滋病、不明傳染病,這些名詞所指的都是同一類疾病。但在很多醫生看來,它甚至不能算是一種真正的疾病。
   患者
   “到底是什麼病?我都快瘋了!”
   小郝是“尋找真相”QQ群的一名病友,加入這個群已有一年多時間,他每天在群里與群友交流患病的感受。在群中,有些人訴說自己的遭遇及病徵,偶爾會有人發上一條類似“新型艾滋病毒襲西非”的消息,大多人會選擇沉默。在此一同尋找他們疾病的源頭,這是他們加入這個QQ群的原因。
   “出現癥狀持續到現在,低燒、盜汗、口乾舌燥、手抖、心律不齊、眼睛看東西模糊、手上血管痣、呼吸急促、舌頭底下長兩個硬硬的包好像裡面長了骨頭、厭食、體重下降10斤、肌肉跳、關節響、乏力嚴重、身體里有翻江倒海的感覺、腹瀉、大便不成形、肌肉酸痛、一點力氣都沒有、乾不了重活,我都快瘋了!”這是小郝發在群里的病徵介紹。文字描述令人觸目驚心,還貼了一張伸出舌頭的照片,以證實自己的舌頭確實發白。
   小郝介紹,他是一年前開始發現自己有這個癥狀,再往前兩周,他有過一次不潔性行為。事後他懷疑正是那一次經歷讓自己感染上了某種病毒。
   “9個月查過8次HIV,性病全套一次,查出感染了珍珠菌;肝功腎功一次,查出血脂高、膽固醇高、甘油三酯高、兩個轉氨酶高;甲亢一次,合格;肺部檢查2次,有輕微陰影,大夫說抽煙所致,排除肺結核;心電圖查了一次,正常但感覺心跳還高,血壓有時候高一點。”他補充。
   這些癥狀一直折磨著小郝,他覺得自己無法繼續工作。回想起那次不潔性行為,他有些懊惱,此後一直生活在焦慮中。
   不過,從檢測結果看,HIV病毒的檢測呈陰性。除此之外,類似較高血壓、肺有陰影等癥狀似乎都很難說與此前的行為相關。然而,他覺得低燒、關節響等癥狀與艾滋病患病初期很像,遍尋不到結果之下,轉而加入了“尋找真相”QQ群,僅這個群,成員就有200多個。
   觀點1 定義為精神病妄想症或過於武斷
   陰滋病以及隱藏在背後的人群早幾年已陸續有媒體披露,有專家否認這種病的存在。衛生部曾表示,陰滋病並不存在,或是單純精神因素導致,並就此組織病患進行檢測,並未查出結果。
   儘管如此,大多數患病人群覺得自己身上的癥狀無法解釋,對於被認為是精神病一說也頗為反感。早期此病多被稱為“陰性艾滋病”或“隱性艾滋病”,如今在網絡上,多數人改稱為“不明病原體傳染病”。
   “陰滋病這個提法是不准確的,現在患者們多認為是不明病原體感染,只是早期時覺得自己的癥狀跟艾滋病有點像,大家都去檢測HIV。”深圳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科楊崢嶸博士說,“一種非特異性癥狀可以對應很多種病,而一種病也可以有很多種臨床癥狀。有一些患者把癥狀說得很嚴重,他們會認為‘都這樣了還不是病嗎’?但我們真的沒法憑這些就直接肯定或者否認。定義一種新的疾病,需要臨床醫生和流行病學、病毒學等領域專家共同努力。但到目前為止,國內外對這個人群的研究還沒有報道說取得明確進展。”
   “這個群體比較複雜,各種情況都有,他們對陰滋病的提法很反感。”楊崢嶸表示,其中有相當大部分人長期處於焦慮或壓抑之下,精神狀態明顯不太正常;也有一部分人後來檢測出患有腫瘤或其他疾病。他說,一些人確實是有癥狀的,這些癥狀可能是其他疾病,也可能是未知的疾病,不能武斷地把他們定義為精神病妄想症,這對他們是不公平的。
   這個群體在深圳的人數,楊崢嶸表示很難統計,私下找過他的先後有十來個,但隱藏在水面下的到底有多少,誰也說不清楚。不過他說,這個群體有很多受過高等教育,有白領也有普通工人,很多在反覆檢測艾滋病呈陰性後,也許不會再去找他,但對自己患病的懷疑並未因此停止。
   觀點2 很多病人純粹是心理問題
   幾年前,深圳慢性病防治中心主任醫師馮鐵建曾接觸過一個男患者。他與一個女孩有過不潔性行為,兩人曾有過矛盾,他便認為這個女的在害他。男子察覺到自己腳趾整隻發麻、有疼痛感,腳踝關節有痛感。
   “他在我們這裡查了不下10次,無論是用初篩的方法,還是用艾滋病確認的方法,做了免疫功能檢查、病毒檢查,就是沒查出來。”馮醫生介紹,男子認為醫生沒把結果告訴他是為了保密,又專門跑到香港、澳門、北京做檢查,甚至不知從哪種途徑找到藥廠,自己去買治療艾滋病的藥物,一個月要花費幾千元。
   男子本身是開診所的,覺得自己患病後,擔心傳染給老婆和小孩,會做很嚴格的措施,甚至不跟老婆同房,但還是不放心。
   “無論是從病毒查找還是其他檢測方法,都檢測不出。”馮鐵建表示,有些人覺得自己得病後,表現得比較極端,會多次去做檢測。也有一些表現得沒那麼極端,但心理一直有陰影,一點小感冒都會與這個聯繫起來,整天生活在焦慮和壓抑之中。馮醫生表示,現在技術提高,並不存在感染艾滋病後查不出來的情況。他接觸過的很多病人,純粹是心理精神方面的原因,而最糟糕的是,艾滋病沒有特殊的體徵和表現形式。
   “當一個人處於緊張或焦慮狀態時,就會影響他的神經系統和免疫力。即使只是睡眠不好,經過一段時間,也會出現消化紊亂、胃痛、消化不良種種情況,表現形式類似艾滋病。”馮醫生介紹,按照專業用語,這是一種疑病癥或強迫症,同樣是病,但卻並非艾滋病病毒引起。
   馮醫生說,有些人是需要心理暗示的,如果醫生真的開藥給他,給的是澱粉,就是所謂的安慰劑,患者也會覺得好很多。
   由來
   行動起來
   向“零”艾滋邁進
   據新華社電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今年我國活動主題仍為“行動起來,向‘零’艾滋邁進”。
   自1981年美國發現首例艾滋病病例之後,艾滋病在全球範圍內迅速蔓延。為提高公眾對艾滋病危害的認識,更有效地喚醒人們採取措施預防艾滋病的傳播和蔓延,世界衛生組織於1988年1月將每年的12月1日定為世界艾滋病日,號召世界各國和國際組織在這一天舉辦相關活動,宣傳和普及預防艾滋病的知識。
   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發佈的《2013年世界艾滋病日報告》顯示,隨著各國防治艾滋病的努力不斷增強,2012年全球新增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人數及艾滋病相關疾病致死人數繼續下降。2012年,全球新增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約230萬,比2001年減少33%;兒童中的艾滋病新發感染者減少到26萬人,比2001年下降了52%;艾滋病相關疾病致死人數約160萬,比2005年高峰期下降了30%。這些都歸功於抗病毒治療的擴大。截至2012年底,全球共有3530萬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報告顯示,儘管對於艾滋病防治的資助仍保持與2008年相同的水平,但各國國內艾滋病防治支出在不斷增加。2012年,全球艾滋病防治經費中53%來自於各國國內支出。2012年,全球艾滋病防治可用經費估計為189億美元,到2015年前,估計每年所需的艾滋病防治經費為220億至240億美元,缺口為30億到50億美元。
   國際社會為實現“零新發感染、零歧視以及零死亡”設立了明確可行的全球目標,包括到2015年向1500萬人提供抗逆轉錄治療,根除母嬰傳播,減少50%通過性傳播的新發感染等。  (原標題:陰性艾滋病:未知病毒還是恐艾症?)
創作者介紹

現成窗簾

jl34jluxe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